当前位置: 首页  >> 商业  >> 商业动态  >> 查看详情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来源: 丙方立场   日期:2022-05-11 08:00:00  点击: 
分享:

当王思聪在微博上公开挑战上市公司时,万达在市场上疯狂“抄底”,开始充当起别人的“白衣骑士”

 

在还清了数千亿负债之后,那个意气风发的王健林似乎又回来了!

 

01 搭救一众大佬

 

5年前,万达深陷负债泥潭时,孙宏斌等大佬接盘了万达的部分资产,拉了王健林一把。

 

如今风水轮流转,王健林变成了那个向同行伸出援手的人,搭救了一众大佬。

 

据不完全统计,过去六个月时间,万达商管先后以轻资产模式接管了多家房企的商业项目,包括山西房企田森集团、河南的鑫苑集团、以及建业集团等。

 

这些房企中,河南地产一哥建业集团的名气最大。其掌门人胡葆森与王健林,同崛起于地产大时代,私交不浅。这家企业以住宅开发为主营业务,2021年受汛情和地产寒冬的双重冲击,业绩大受影响。

 

如今,老友受困,王健林出手相助。

 

4月初建业以旗下若干商业项目10年左右的运营权,换来万达商管一次性支付7亿元租金,据说签约后王健林豪爽地大手一挥,表示:本周打款。

 

老王毕竟是个讲义气的人,收建业的商业项目,大抵也是为了帮老友胡葆森,暂度难关。毕竟,建业的那封写给政府的求救信,大家也都看到了。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另外一家房企鑫苑集团,是首批赴美上市的中国房地产企业,老板张勇与王健林也有些渊源。

 

3月底鑫苑集团与万达集团举行战略合作签约,王健林与张勇亲自站台,表示双方要在商业管理、资产管理等领域合作。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近几年鑫苑的房地产销售额增长几乎停滞,年报至今难产。张勇曾试图复制万达模式,甚至不惜重金从万达挖来王信琦和张立洲两位大将。不过,学徒难做,恰遭房产主业受困,鑫苑干脆投靠“师傅”,从“学万达”到“成为万达”。

 

更早之前,向万达兜售商业地产项目的则是山西田森集团老板杜寅午,据悉山西忻州田森汇项目从今年3月起由万达方面全面接管,7月份正式营业。

 

田森汇项目是田森集团斥资10亿打造的忻州市最大的商业综合体,不过自2019年6月试营业以来亏损严重,难以继续经营,从而也给了万达商管机会。

 

除此之外,北京市场上,万达亦在频频“扫货”。

 

4月19日,万达拿下北京SOLANA蓝色港湾和北京五棵松卓展购物中心的运营权。

 

5月1日,北京蓝色港湾管理权全面移交给万达,为期20年。五棵松卓展中心也将更名为北京五棵松万达广场,未来将落位第四代万达广场全国旗舰产品。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正是这一波又一波的抄底动作,让外界给万达加上了“王健林扫货商业地产”的标签,甚至有人说王健林已经从过去的“卖卖卖”上岸,成了“买买买”的大赢家。

 

不过有内部人士称,万达此次的一系列动作并非“抄底”,从根本上来讲,这是万达基于自身业务发展、进一步扩充规模的选择。

 

02 转型之中,顺势而为

 

“做企业一定要顺势而为,看准经济大势,顺着势做怎么做怎么有”。

 

早年,王健林常把“借势”挂在嘴边。

 

从甩卖重资产、还清债务,到轻资产转型,都顺应了地产行业的发展趋势。

 

第一次转型是2000年前后,王健林决定将万达的主营业务从住宅开发变成商业地产。当时这个想法受到很多内部人的质疑,认为万达没必要冒这个险。最终推出折中方案,万达以五年为期进行试水,事后证明这个转型成功了。

 

第二次转型就是各个领域全面开花。王健林曾在2016年宣布万达转型基本成功,称不仅万达集团不是地产企业,万达商管也不再是地产企业。根据当时的构想,除了核心的万达商管板块,文旅、金融甚至电商,都被当作万达未来商业帝国的重要拼图。现在来看,当时的在2017年危机到来之前,王健林的胃口还是很大的。

 

第三次转型就是轻资产化。2017年,万达深陷债务困境,王健林断臂求生,作价637亿割掉万达76间酒店、13个文旅项目的91%股权。那一次,接盘者是融创和富力。王健林主导万达上演了抛售资产大戏,放弃重资产运营模式,走轻资产运营道路,主要输出品牌和管理。“万达商业”也更名为“万达商管”。

 

用王健林自己的话说:

 

“那是万达集团历史上难忘的一年,万达经历了风波,承受了磨难。”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过去五六年间,轻重模式的转变,给万达带来了新生。王健林在2018年的业绩总结会上说,当年服务业中的租金收入达到328亿,占总收入的15%,“这是集团收入中我们最希望看到增长的部分,也是最可靠的部分。

 

在经历了多年转型之后,万达商管成了王健林心中最不能丢弃的那个。换句话说,这也是万达的根基所在。

 

相比一众房企大佬焦头烂额,万达算是平稳着陆了,但现在的王健林还不能高枕无忧。

 

因为接下来,他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

 

03 上市刻不容缓

 

上市时嫌被低估,要退市;退市了又要再上市,难。

 

私有化退市,进退两难

 

2016年9月,王健林认为万达商业的估值被严重低估,选择从港交所退市。从港交所退市后,万达开始谋求冲刺A股,再到万达商管单独拆分欲登陆港交所,一再与资本市场失之交臂。

 

万达选择申请A股上市之时,恰逢监管层对房地产调控加码,融资环境趋严,房企在A股的IPO几近停滞,2016年和2017年,未有房企上市。2018年,仅有南都物业一家成功上市,主营业务是物业服务,而不是房地产开发。

 

此后,苦等三年多后,上市依然未果。

 

2021年3月,万达商业宣布撤回A股上市申请,重组轻资产万达商管,调转枪头去港股上市。

 

不过,此时港交所的上市环境已经发生变化。2021年下半年,港股物业板块热度降温,港交所开始收紧房企及相关行业的IPO申请并出台新规。

 

4月21日,港交所信息显示,万达商去年递交的招股书已失效。

 

有行业人士指出,万达商管IPO难产也与市场环境下行有关。受疫情冲击、俄乌冲突、美联储缩表预期等影响,今年以来港股市场持续震荡下行,投资者风险偏好明显下降。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再冲刺,承诺三年赚220亿元

 

自上一份招股书失效后,万达再度在港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材料。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自万达商业私有化以来,公司曾三次签署对赌协议,且每次都能引进诸多战投方跟进。

 

这次也不例外,与一众投资机构签了对赌协议。投资者包括PAG(太盟投资集团)、碧桂园、腾讯、蚂蚁金服,中信资本、周大福郑裕彤家族、招商局等。加上2018年参与投资的苏宁、京东、融创,王健林的资本朋友圈非常豪华

 

根据协议要求,万达商管需要保证,2021年预估实际净利润、2022年及2023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经审计净利润分别不低于51.9亿元、74.3亿元及94.6亿元。

 

招股书显示,2018年、2019年、2020年和2021年上半年,万达商管分别取得净利润20亿元,12亿元、11亿元和6.56亿元。

 

很明显,万达商管的利润表现并不好看。距离对赌要求的数据,更是有着很大差距。

 

这或许也解释了,为什么王健林近期疯狂的“接盘”?为什么万达一定要在当下这样的环境下去上市?!

 

因为,就算万达商管不想现在去上市,背后的资本,也会推着万达去上市!

 

04 王者归来

 

王健林在企业界是“大佬”级人物。

 

那句“定个小目标,挣它一个亿”,成为盛极一时的网络流行语。

 

他也曾负债几千亿,身家一度跌出中国富豪榜。

 

大起大落间,低调,成了王健林的新常态。

 

那场危机过后,“远离焦点、低调务实”成为多位行业人士对王健林的评价。

 

原来人们一提“老王”,就会想到土豪、一掷千金等字眼。但如今,他理性、务实的一面被凸显出来,人也更加低调了。

 

如今的王健林不再在万达年会上唱歌,不再主动公开露面,从他嘴里也再听不到什么耸人听闻的金句。

 

王健林,又杀回来了

 

 

即便是近期进行的一连串大手笔交易,现场走红毯没有了,铺天盖地的宣传也没有了,意气风发的讲话也没有了,有的只是一张握手照片和一两句简短的说明文字。

 

4月6日发布的《2022胡润全球房地产企业家榜》上,王健林家族一扫过去几年的颓势,以1050亿的身价与龙湖吴亚军并列第五。

 

沉寂低调的王健林,仍在书写一个王者归来的故事。

 

对中国企业家来说,没有永远成功的企业,也没有一种模式是永恒的,哪怕再大的商业帝国,也要学会居安思危,更要懂得顺时应势。

 

上了赌桌的企业家们,下注赢了并不稀奇。

 

能够顺时应势、手起刀落、全身而退的,才是真赢家!

 

 

(好文章只做分享,观点归原创所有)

相关要闻

  • 直播带货已经成过去,下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来临:罗永浩已经入局 直播带货已经成过去,下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来临:罗永浩已经入局

    2022年最赚钱的生意是什么?大多数人都会认为是直播带货。其实不然。 直播带货已经成为过去,下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来临:罗永浩已经入局! 1、直播带货背后的新商机 2、抓住创业市场才是红利 3、赋能同行成为下一个造富机会   一 老罗能在3年时间还清6亿债务,主要靠2个核心要素:一是个人品牌;二是商业闭环。 了解老罗的都知道他在PC时代就是网红,靠个人的人格魅力就可以吸引源源不断的流量。 因此老罗在创办锤子手机的时候,自己就是最佳的代言人... [阅读]

  • 华晨汽车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祁玉民非法收受财物1.33亿余元 华晨汽车集团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祁玉民非法收受财物1.33亿余元

    中新社沈阳5月6日电 (记者 王景巍)辽宁省纪委监委官方网站6日发布开展营商环境监督行动情况通报,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祁玉民在国资国企领域破坏经营环境,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1.33亿余元(人民币,下同)的典型案例进行了披露。 通报称,2018年8月,华晨集团与省外某公司签订协议合作开展新能源汽车项目,在此过程中祁玉民对该公司给予支持关照并收受钱款1100万元。1995年至2019年,祁玉民利用职务便利,在借用资金、承揽业务、取得经营销售权等方面先后为39人谋取... [阅读]

  • 已经退休的马云,为什么站上了被告席? 已经退休的马云,为什么站上了被告席?

    尽管从阿里退休已经2年多,尽管保持着低调,但马云的影响力依旧还在,在国际上,说到阿里,似乎也只认马云。 就在近日,马云意外地站上了被告席。据了解,此前将阿里提起诉讼的4名美股投资人,把马云也列入诉讼对象,要求因为阿里股价下跌造成的损失,而作出赔偿。 本来想低调安静地过退休生活,没想到还是被“盯上”了。 为什么是马云站上被告席? 2021年,4名美股投资人对阿里巴巴发起集体诉讼,要求赔偿他们的损失。从2020年11月,阿里市值达到巅峰后,蒸发了很多,超过... [阅读]

  • 谁在决定明星的商业价值? 谁在决定明星的商业价值?

   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吴怼怼(ID:esnql520),作者:耳东陈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 《猎罪图鉴》收官后,檀健次“黑历史”被扒得底朝天。 娱乐营销从业者石磊跟我说,某新消费品牌螺狮粉定了檀健次做代言人,6月官宣。螺狮粉与檀健次团队接洽,是《猎罪图鉴》播出之前的事了,“大家都在待播剧里押,押中大爆选手就赚了”。 经历过2021年的娱乐圈大洗牌,为内娱输送新流量的渠道消失,品牌选代言人的目光,除了转向体育明星、元宇宙外,也回落到旧流... [阅读]